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用催情药 > 身中合欢散

身中合欢散


/ 2020-04-06

  阳春三月,柳絮漫天,和亲的队伍,浩浩荡荡的抵达了碧凉国都。临秀皇后为避免夜长梦多,催促着当日即完婚,这注定了是一场草率而随便的婚礼。而凉王也一点都不在意,是今日娶,还是明日娶,无非是娶一个摆设而已,不足以挂心。

  凉王府邸,张灯结彩,宣红喜庆,但却异常肃静。侍从们就好似往常一般,各自忙碌,面容中只有淡定从容,不带一丝喜悦或者悲伤,好像与凉王府邸的禧彩之景背道而驰,若不是这高悬在门口的大红灯笼,在时刻提醒着,怕是没有人还记得,今天的这场婚礼。

  锦觅公主的轿撵抵达凉王府邸,她,一身精致绝伦的紫色锦缎嫁衣,在和煦暖阳下,闪着温蓝色的光辉。好似仙界的玄女,人间的精灵。只是,这嫁衣,除了是紫色的之外,竟还是一件九玄凤服,凤服之上,一只金色的凤凰,呼之欲出,彰显着冲破九霄的皇权。

  锦觅悠闲的漫步在王府的林荫道上,道路两旁的柳絮,随着和风轻舞,万条垂下绿丝绦,染满春意。看似悠闲的脚步中,却带着些沉重,许是这千里长途跋涉,舟车劳顿吧。也或者是心中的抗拒,延缓了她的脚步。

  众人都在猜想,今日与锦觅公主成亲的,会是只狐狸,还是猎犬。锦觅在来的途中,也听闻了一些这位凉王的过往,心里也在猜想,今日成亲,凉王会出现吗?

  吉时已到,只是凉王迟迟没有出现,也没有派人送来一只狐狸或是狗之类的动物。皇上、皇后、荼妃,都已经在正殿等候,锦觅心想,今日该不会和空气拜堂吧,不觉,内心却松了一口气,跟什么东西拜堂都好,都好过跟这个凉王拜堂。

  正在此时,一声“我迟了。”从府邸的门外传来,锦觅的心一下子提到了桑眼儿。那个声音,沉寂中略带沧桑感,低沉的声线富有磁性。凉王一身金色的朝服,出现在众人眼前,金丝广袖,身姿笔挺,浓眉乌发,王者血脉。

  众人心中大愕,这锦觅公主穿着紫色凤服,七皇子凉王穿着金色朝服,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只是家宴,哪里是什么凉王大婚。不过,好歹这次,凉王本人倒是出现了,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凉王连瞧都没瞧一眼锦觅,桀骜乖张的看向临秀皇后,临秀皇后藏在挽袖中的玉手,紧紧的捏成了拳,凉王竟如此挑衅,那张好看的脸上,写满了寒冷与仇恨。

  荼妃在一旁倒是看的过瘾,相比起上次娶穗禾,虽然这次凉王亲自来了,但是全然不给皇后面子,好歹是她亲儿子,终是向着自己母亲的。

  锦觅侧头,看向凉王,那张无可挑剔的侧脸上,带着一夜未眠的疲惫,锦觅疑惑,凉王昨夜去了哪里?为何一夜未眠。他身上的金色朝服上,带着些湿润的青草气息,还有淡淡的,凤凰花香味,锦觅大惊,凤凰花,怎么会有凤凰花的味道,虽然这个味道极淡,但是锦觅还是能辨认出来的。锦觅不自觉的向凉王身边,靠近了些,不知为何,这股淡淡的花香,让她对凉王放下了些戒备。

  随着一声“礼成”,金紫色的光辉交相辉映,凉王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波澜,象牙般洁白的肌肤上,俊逸的容颜,顷刻立现,金色的朝服端正,霸气。他不知为何,在锦觅公主刚刚靠近他时,他没有下意识的躲开,虽然没有看她一眼,但是她浑身散发的淡淡香气,让凉王觉得,似曾相识。

  礼成之后,并没有入洞房,锦觅公主被凉王派人送去了她的别院,一个古朴的,空置了很久的院子,坐落在凉王府邸的东边,对面是穗禾的院子,中间便是凉王的院落了。古朴的院落,现在虽是繁花似锦的阳春,但是院落中却略显空肃,地面上中积满了很多年的落叶,枯叶,腐叶。

  锦觅拖着紫色的凤服走在枯叶上,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枯叶碎裂的声音,仿若划开时间的冻结,锦觅只觉得有一些本不属于她的记忆片段,如潮涌一般的席卷她的大脑。毁天灭地的仙魔大战,让天地之间,血流成河,一位女子,如神祗般用身躯阻挡,那两股带着愤怒的神力,如利剑一般,前后袭来,穿透女子的身躯。

  临秀皇后到东院探望了一阵,喝了杯茶,便匆忙回宫了。寒暄之中,锦觅得知,这位凉王不近女色的原因。

  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母妃荼姚,便让他练了一种很阴邪的武功,日日在寒冰床上苦修,倘若碰了女人,便会损耗七成功力。

  夜幕降临,锦觅在自己的小院中和凤祤拾弄着衣物,突然浑身燥热难耐,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渗出,两颊潮红一片,凤祤见状,将锦觅扶上了床榻。

  合欢散,乃媚药中最为强烈的一种,男女交合便是解药,不然必死。临秀皇后这一招,好狠啊,凉王不近女色众所周知,今夜若不洞房,锦觅必死,锦觅死了,玄天国便会大举进攻碧凉,两国争端,一触即发。为了平息争端,荼妃和凉王,便会成为众矢之的。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