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用催情药 > “处方药”不用处方也能买?5岁娃娃服药后中毒

“处方药”不用处方也能买?5岁娃娃服药后中毒


/ 2020-04-06

  1月13日,肖肖的大脑也受到了损伤,肝脏则由人工肝代替运转。目前,肝移植或许是肖肖唯一的希望

  娃娃之所以出现中毒症状,是因为长期在吃这个药,他们家经常买这个药,小娃儿都在吃,所以出现了千里光中毒

  不需要处方单却在药店买到了处方药,在服用了药店服务员热情推荐的这款“清热散结片”后,5岁的肖肖(化名)便出现了持续腹痛、高烧等症状,最终确诊为千里光药物中毒引发肝衰竭。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暗访时提出想买“清热散结片”,销售员没有询问病症就推荐了该药,虽然结账时明确表示该药属于处方药,但到最后也没有询问是否有处方单。针对孩子千里光中毒一事,药店销售员表示,肖肖之所以中毒,是因为长期在吃这个药,“药是娃儿奶奶自己买的,而且经常都在买,又不晓得她买给哪个吃,又不是我们配给娃儿吃错了的。”

  目前,孩子父亲已向冕宁县食品药品和工商质量管理局投诉此事并提交了药物样本,各项结果有待进一步通知。

  去年12月中旬,凉山州谭先生5岁儿子肖肖出现了持续腹痛、高烧、皮肤及巩膜变黄的症状,一家人辗转多家医院进行治疗,最终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第二人民医院查出,原来孩子因千里光药物中毒引起了肝功能损坏。当医生询问此前孩子吃过什么药物时,家属想起了事发前肖肖服用的“清热散结片”,而处方药“清热散结片”的主要成分正是千里光。

  谭先生告诉记者,家里的“清热散结片”是事发前孩子奶奶在当地一家药房买的,老人上火难忍,药店服务员直接推荐了这款药,称药效十分好,且未说明是不是适合大人或小孩服用,也是事后才知道这药是处方药,药品说明书也没说清楚副作用。“我们平时很少去这家药店,第一次是因为我自己上火才买了一瓶,第二次五瓶,他们当时没有向我要医生处方。”孩子奶奶杨女士回忆,肖肖总共吃过两次、每次两片,吃完没过几天就出现了不好的症状。

  到了2018年12月31日,短短十几天过去,肖肖的病情加重,不得不住进儿童重症监护室,孩子的肝脏已经开始衰竭。2019年1月13日,孩子的大脑也受到了损伤,肝脏则由人工肝代替运转。目前,肝移植或许是肖肖唯一的希望。

  1月13日下午,根据孩子家属提供的地址,成都商报-红星记者来到凉山州冕宁的“西昌颐康药业城南药房”。

  走进药店,记者提出想买“清热散结片”,药房的一名女销售员没有询问病症,就推荐了两款“清热散结片”,一种价格为15元一盒,一种为8元一盒。此前,家属表示,孩子正是服用这种8元一盒的“清热散结片”。

  该销售员称,两种药的成分都一样,只是生产厂家不同,按照说明一次可以服用5至8片。记者询问服药有没什么注意事项?她表示,“没得什么注意的,不经常吃就可以了。”同时,她还表示,几岁的小孩可以吃,但不能长期吃,“前段时间,有小孩吃了出现了千里光中毒,这个药的成分就含千里光。”

  在付款8元后,记者成功购买到了一瓶广东省惠州市中药厂有限公司生产的“清热散结片”。在结账时,销售员明确向记者表示,“清热散结片”属于处方药,但到最后也没有询问病情或者是否有处方单。

  针对肖肖千里光中毒的事情,该销售员表示,(该事件)这几天已经在冕宁当地传开了。她说,“那家娃娃之所以出现中毒症状,是因为长期在吃这个药,他们家经常买这个药,小娃儿都在吃,所以出现了千里光中毒。偶尔吃点也无所谓,因为这个是中药,不存在的。”

  该销售员还说,小孩是奶奶在照看,奶奶经常到店里点名要买,并没有说买给谁吃。“药是娃儿奶奶自己买的,而且经常都在买,又不晓得她买给哪个吃,又不是我们配给娃儿吃错了的。”该销售员称,孩子奶奶经常一次性购买两瓶,“平常都是吃的这个药。”

  按照国家药监局《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规定,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记者咨询的一名药剂科医生表示,处方药之所以需要医生的处方才能购买,是因为这些药通常都具有一定的毒性及其他潜在的影响。“在一定意义上,只要达到一定的数量,任何物质对机体都具有毒性。”因此,国家有明文规定,处方药应在医师、药师指导下购买和使用。“擅自服用处方药,很容易对肝、肾等器官产生危害。”

  事情发生后,谭先生一家倾尽所有想要挽救孩子,同时他还向冕宁县食品药品和工商质量管理局举报了这家药房。1月中旬,他将在该药店购买的“清热散结片”交给了工作人员,当天药物封好便送到了凉山州食品药品检验所。记者从冕宁县食品药品和工商质量管理局了解到,局药品监管科正负责此事,各项结果有待进一步通知。

  记者了解到,根据《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规定,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不得采用邮售、互联网交易等方式直接向公众销售处方药,违者将处以销售药品货值金额2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

  违规成本低与医药市场的庞大形成了鲜明对比,违规销售处方药的现象层出不穷。为了进一步了解违规销售处方药的市场,《法制日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近日,记者在一家电商平台上找到一家名为“××大药房旗舰店”的网店,记者告诉商家想要购买一些处方药,但没有处方。

  这家店铺的客服回复称:“根据国家规定,处方药需做处方登记,请您提供患者的姓名、年龄以及症状。提供上述信息后,先提交预订单,之后等待审核即可。”

  随后,记者询问:“谁来审核?时间久不久?”对方回答:“门店审核,审核通过后,门店将直接发货。”

  对方告诉记者,订单审核通过后,货品将不会出现在“待发货”行列中,交易会显示为关闭的状态,但是会按时发货。

  客服人员告诉记者,发货后,配送单号会以“物流短信”的形式发送至收货人的手机上,收货人可通过单号查询物流信息。药品到达目的地后,快递员直接选择代签收,然后联系收货人,采用“货到付款”方式。

  为了让记者放心,对方还告诉记者:“一切都是保密配送,包裹上完全不会出现产品信息,快递单上不会出现药品名称等敏感字眼。”

  记者同时发现,在此平台上,销售处方药的商家不在少数。记者在调查中得知,当面临患者没有处方的情况时,网店客服大多“贴心”提醒,“如您没有处方单,您也可以先下单,我们会安排专业医师为您先配药,如有其他问题,医师会联系您”。甚至有部分商家只要求提供身份证号码即可,可直接提交订单。

  之后,记者在搜索引擎中输入某处方药名称,进入页面排名第一的某网上药店。记者点开网页打开咨询窗口时,网站自动提醒“当前咨询人数过多,要求提供联系方式,随后会有专业医师提供服务”。

  记者留下联系方式之后,一个名为“王药师”的QQ号与记者联系,“您目前的症状是什么呢?我是专业的医生”。

  在记者告知虚拟的姓名、年龄和症状之后,对方只字未提出具医师处方,仅要求记者提供收货信息、付款方式、产品数量与产品名称,以便做相应的门店审核,并强调“这是国家要求的审核,确保用药是否安全”。

  记者询问审核是否能够通过,对方告诉记者“正常情况下审核是可以通过的”,并向记者保证“您提供收货信息,我帮您下单。下单了您就能收到药品,收不到您可以直接找我”。

  记者问及服用药品后出现不良反应怎么办?“王药师”立即回应说:“不良反应是有的,任何西药都有不良反应存在,但不是每一个人服用后都有不良反应,具体看您个人对药物吸收的情况。药品的说明书上都有写,可以查看。”

  记者了解到,在QQ群也有处方药售卖。记者在QQ群检索中输入“处方药”,出现大量“批发零售”处方药的QQ群,随后记者进入名为“处方药”的群中,并与声称“低价出售大量处方药”的卖家取得联系。

  记者称需要抗抑郁、有镇静功效的片,对方立即展示了药品图片,“一瓶100粒,信谊产的”。

  记者在网上搜索了解到,片市场价为一瓶70元至80元不等,且净含量远远少于对方提供的产品,但对方报价仅为“每瓶50”。

  面对记者对药品是否造假的质疑,对方称,“肯定是真的,来我这儿买的人很多,医院不好开,都在这儿买”。据悉,片曾被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列为3类致癌物清单之一。

  “一次买的量到100瓶以上,能有优惠。”对方一次性附上手中所有的药品价格清单,“阿普唑仑(抗抑郁、镇静药)50、杜冷丁(镇痛药)150、片50、地西泮(催眠)50、力月西(药)220、氯硝西泮(抗癫痫)60、曲马多(镇痛药)35、三唑仑(药)280”。

  上述药品价格远比市面上流通价要低,在与记者聊天中,对方还大方地提供了优惠价,“力月西都按箱卖,一箱100盒,一共1万6。杜冷丁每个月要的人多,一个月只能给30盒。三唑仑100盒2万”。

  随后,记者要求对方展示药品图片,对方称“加微信后才能看图”。在记者添加了对方的微信号之后,对方告诉记者,“留地址付款就可以了,微信和银行转账都可以”。

  根据《快递市场管理办法》规定,力月西作为药物属于禁止寄递的物品之列。药品又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到达买主手中?对方告诉记者,“都是熟人,不会开箱检查的,用其他东西伪装一下,不破坏原包装,有办法的”。

  记者还发现,这一QQ群中部分人员能够提供处方单的服务。处方人员要求记者提供“药物名称、姓名、年龄、性别”。“处方单不论内容一律20元一张,微信付款”。

  我国自2000年1月1日起实施的《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最近,江苏镇江的市民向扬子晚报记者反映,镇江市丹徒新区有一家九芝堂药房,声称是无人药房,居然能在无处方的情况下直接买到处方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记者前往进行了探访。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季宇轩 文/摄

  镇江市民赵先生说,不少市民在没有携带医生处方的情况下,从丹徒区的这家九芝堂药房内买到了头孢、罗红霉素等处方药,凭借的仅仅是店方协助办理的电子处方。赵先生称,根据规定应该是病人拿着处方到药店经过医师审核后方能购买处方药,他们用的是电子处方,对于它的处方是否合法合规,是有疑问的。

  为了弄清赵先生所说的情况,7月16日上午,扬子晚报来到镇江丹徒区的这家九芝堂药房。记者自称感冒,想要买一盒属于处方药的头孢地尼胶囊。工作人员并未拒绝,也并未索要医生开的处方,转身直接从药柜中拿了两盒头孢胶囊给记者。“59.8元一盒。”九芝堂药房工作人员称,留一个身份证号码和一个手机号码,用来开处方。

  看上去,这家药店跟别的药店并无区别,那为啥叫无人药房?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旁边的一处无人售药机。记者提出想要购买一盒诺氟沙星胶囊。工作人员表示,要是通过这台机器买,必须要先用微信关注“叶雨科技”这个微信公众号。

  在工作人员的帮忙操作下,输入一些身份信息后,成功进入购买环节。不过因为自动卖药机暂无诺氟沙星,工作人员帮记者换成了罗红霉素胶囊,并成功购买。记者询问,这是处方药,为何没有处方就能直接购买?工作人员回复,已在软件后台补开了处方。

  药房内并没有坐堂医生,也并未看到执证上岗药师,那么这个处方药到底是怎么卖出来的呢?面对质疑,店方负责人拿出了一沓纸质小票表示,这些就是刚刚售出的处方药处方。这名药房负责人指着这些小票告诉记者,这些处方就是后台生成然后打印出来的。每个处方上都有二维码和有资质医生的签名。记者仔细观察了一下,出具这个处方的诊所名叫京口开泰内科诊所,是位于镇江市京口区的一家内科诊所,开具这个处方的医生是该诊所的医生,名叫金美俊。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叶雨科技”微信公众号是江苏叶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产品。该公司负责人张总表示,公司和这家九芝堂药房是合作关系,和京口内科诊所也是合作关系。除此之外,公司还和其他地市的其他药房诊所都有合作。

  张总表示,他们销售处方药的背后,是一个网络平台,消费者的患病症状和基本信息录入平台之后,平台的医生会根据患者信息开具电子处方,平台的职业药师会对处方进行审核,药店端接收到上述信息后,就可以把药品销售给消费者,整个过程只需要一两分钟时间。不过,这种销售行为主要针对常见病或者慢性病的复诊患者,初诊患者还是应该到医疗机构现场诊疗。

  查看这个叫做“叶雨医生”的平台数据后记者发现,平台上有镇江当地的医生,还有泰州泰兴一带的,这些医生是否线日中午,记者查找了处方上注明的镇江市京口区开泰诊所,诊所负责人在出具了医疗执业许可手续后表示,这个叫做金美俊的医生确实是他们诊所的。京口区开泰诊所法人代表黄林前告诉记者,金美俊医生是这家诊所的“主力”,资质方面没有问题。

  我国《处方管理办法》规定,处方是指由注册的执业医师和执业助理医师在诊疗活动中为患者开具的、由取得药学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的药学专业技术人员审核、调配、核对,并作为患者用药凭证的医疗文书。处方标准由卫生部统一规定,处方格式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卫生行政部门统一制定,处方由医疗机构按照规定的标准和格式印制。那么,相关医生通过电子平台远程诊疗、开具处方的行为,是否符合相关规定呢?

  7月16日,扬子晚报记者来到镇江市卫生计生委,医政处工作人员这样表示,这个行为其实是属于远程电子处方的范畴,国家有相关规定其实是要推广的,不过如何推广还要具体研究。这名工作人员称,“叶雨科技”这个平台以前没听过,也不知道受到哪个权威单位的认证,反正在镇江卫计委是没认证过。另外,药房的管理是在药监局,不在卫计委。从医生处方的角度来看,按照规定,患者应该拿着处方到药房买药。“对于叶雨的情况也不能一棒子打死,局里也会进一步研究。”这名工作人员称。

  随后,扬子晚报记者联系了江苏省卫生计生委政策法规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从今年4月28日起,医疗机构、药品经营企业可委托符合条件的第三方企业进行配送。目前对于远程电子处方来说还没有明确规定,但这类处方的开具对象应该是同一个医生的复诊患者。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