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用催情药 > 有无喷一喷让人丧失意识却又行动自如的“迷魂药”

有无喷一喷让人丧失意识却又行动自如的“迷魂药”


/ 2020-04-07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门接过的案子中,不少人被打劫后都称自己被下了,但根据门的侦查,至今没有一例得到查实。

  那是传说中的,从学的角度来说,没有一种能够达到这种效果(拍一下就让人迷糊和丧失意识)。

  使用药物使人昏迷有可能,但是否能让人仅失去意识还能正常行动,还需要检验和核实。使人意识被他人控制,是不可能的。

  相对于以往的喷雾迷魂抢劫传闻,该事件不仅有着明确的时间和地点,并且受害人还是一名以客观真实为职业操守的媒体记者,因而更加引人关注。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也许和许多人一样,不相信现实中真的存在能在极短时间内让你失去知觉、任人摆布的‘’!”这名记者在报道中说。

  更多的人发出疑问:现在到底有没有那种拍下肩、喷一喷,就让人神魂颠倒、迷迷糊糊、丧失意识的“迷魂药”?

  根据报道,这次被广泛传播的“喷雾迷魂抢劫事件”发生于6月1 9日晚10时40分许,地点在天河体育中心269路公交车站(往东圃方向)。

  翠峰(化名),28岁,曾在部队从事多年宣传工作,2005年退伍后进入广州本地一家报社成为记者,专门从事暗访调查和突发新闻采写。8月30日中午,在一家小饭馆,他向本报记者讲述了自己遭遇迷魂抢劫的过程。

  那天晚上,翠峰独自一人到天河体育中心269路公交车站(往东圃方向)乘车回家。候车时,他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将手机放回了腰间的手机套。

  “那天我还背着这个包呢!”他指了指随身携带的小相机包,“我背包时都斜挎着包,挡在腰上。要取手机,必须掀开我的包。”

  翠峰表示,当时在他身边站着两个男的,其中一个人曾经靠近过他,在他面前举了一下手,他认为自己就是这时候被对方喷了。

  对此过程,翠峰在报道中这样描述:“约10时42分,一直站在记者身旁的两名男子中的一名,在走到距记者左侧不到半米处时,拿出一个瓶子模样的东西在其眼前晃了一两下,记者面前随即出现了一阵‘雾’,记者闻到的味道不是很浓,还带点香,当时记者并未在意,依旧在站台上站着。”翠峰说,随后他就只迷迷糊糊的记得来了一辆没有空调的269路公交车,但却丝毫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上的车,怎么找到座位坐下来的。

  直到这辆车驶过暨南大学西门,准备上中山大道华南快速立交桥时,他才在其他乘客的不断推拉和呼喊中清醒过来,在别人提醒下,他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

  “此时,车上一位中年妇女把几分钟前发生的一幕告诉了记者:‘你的手机是在上车前被身旁的中年男子从腰间拿走的。我当时还很奇怪,他是掀起你背在胸前的背包后,再用力打开手机套,费了不少劲才把手机取走的,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位阿姨还说,偷手机的事发生在记者上车前约半分钟,‘当时看到那个拿你手机的男人离开后,我还一个劲地推你手臂想提醒你,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跟着我上车!’另一女乘客说:”我们当时还以为你装傻或者是害怕呢。‘“(此段摘自翠峰报道原文)从体育中心乘车到暨南大学西门,坐公交车至少需要十分钟。”对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到现在仍然一点都想不起。“翠峰说。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研究生部主任、中国犯罪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王大为教授表示,门接过的案子中,不少人被打劫后都称自己被下了,但根据门的侦查,至今没有一例得到查实。

  王大为教授指出,公共汽车站是个开放的环境,如果有不经身体接触就能发挥作用的药物,那么一个人被下药,其他人却没事,这种可能性不大,除非有明确的证据,如目击者等。此外,化验衣物也是一种办法。

  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郑宇律师也表示,从法律上来说,要证实翠峰当天确实遭遇喷雾迷魂抢劫,首先必须确认他当天确实被抢劫;在确认他确实遭到抢劫之后,还要证明他被抢的方式确实是被喷了遭到迷魂。如果无法证明翠峰遭遇了喷雾并且迷魂这一重要情节,而只是手机被人取走,那这个行为就不构成抢劫而是盗窃了,所以证明被迷魂十分重要。

  怎么样才能证明翠峰当天被喷了被迷魂?郑宇说,一方面需要目睹他被人喷射的目击者;另一方面,应该在事发后及时对翠峰进行血液化验,并对可能残存有药物的衣物进行化验。其中,目击者不仅要看到翠峰手机被他人取走的情况而且要看到其被喷雾时的情况。犯罪嫌疑人的供认也很重要,因为鉴定报告最多只能证明其因衣物上的药物而“迷魂”,还不能证明谁是实施“喷雾”的人。

  翠峰表示,他怀疑自己是在公交站台上被两名男子喷了。但对于这个过程,他自己最初没有警觉,如今他只隐约记得其中一人身着牛仔裤,不知道旁边有没有人看见这个过程。

  6月19日晚案发后,翠峰即拨打110电话报警,民警随后赶到为他做了报案记录。翠峰说,当时民警没有要他做血液检验,只是交代他不要对当晚穿的衣服进行清洗,如果可以立案,警方将对衣物上可能残留的药剂进行化验。

  翠峰告诉了我们一个遗憾的消息:由于报案后警方一直没有联系他,在等待很长时间后,他已经将当天所穿的衣服进行了清洗,现在无法再进行化验。

  翠峰在报道中提到的两女一男虽然没有见到翠峰被喷,但见证了他被抢手机以及“迷魂”后的样子。现在能找到他们吗?

  翠峰表示,这三个目击者现在也很难寻找。因为发现手机不见后,他当时第一个念头是回去找回手机。所以立即跳下车打了一辆出租车往体育中心赶,既没有询问三人的姓名也没有留下他们的电话号码。

  翠峰说,他现在所能记得的只有两名女子“一个30岁左右,短发,个子不太高;另一个长发,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暂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郑宇说,在这种情况下,要证实翠峰当晚确实遭遇迷魂抢劫,只能期待警方破案抓住罪犯后,由罪犯供述了。

  天河体育中心往东圃方向的269路公交车站在宏城广场前。8月29日晚10时40分,记者来到这个翠峰被喷雾迷魂抢劫的地方,希望能找到目击者证实翠峰所描述的情况,或者找到其他有类似经历的人。

  包括5路夜班车在内,宏城广场前的公交车站上共停靠19路公交车,分为四个站台。由广州火车站驶往东圃的269路公交车停靠最南面的一个站台。每晚从10时30分起,269路公交车变成夜25路,从广州火车站开出,约15至20分钟后到达这里。

  作为广州市最繁华的商业中心之一,虽然已是夜深时分,但车站上候车的乘客仍然多达32人。一辆269路公交车驶来,24名乘客蜂拥上车。

  “这里小偷很多。六七月份两个月,我就被偷了两个手机,还看到别人被偷了两次。”在财富广场从事金融工作的董正明说,他周一至周五每晚固定在这个时间段乘坐269路公交车回家。

  董正明说,他此前也听说过喷雾迷魂抢劫的事情,也见过不少小偷在车站和车上偷东西,但一直未曾遇见也没有听说过有人在269路公交车上被喷抢劫。

  当晚,记者采访了21名在此候车的乘客,几乎所有人都表示车站上小偷很多,但对于喷抢劫一事,他们也是最近看了媒体报道后方知道。

  翠峰告诉记者,要证实他当晚被喷抢劫的事,可以找当晚他所乘的269路公交车司机。因为他被唤醒发现手机被偷后,那位司机曾一个急刹车,然后冲他大叫“你怎么搞的,别人在上车前就一直冲你喊到现在,你都没反应,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他一定记得当晚的事情。”翠峰说。但他告诉记者,同样由于急着找回手机,他情急之下也没有记下公交车牌以及驾驶员姓名,需要到公交公司进行查询。

  8月30日,记者致电联系269路公交车所属的珍宝巴士公司。269路车所在的珍宝巴士二分公司营运部江小姐表示,看了媒体报道,他们就进行了调查,但所有司机都表示不清楚此事。

  采访中,记者也先后询问了6名269路公交车司机,与乘客们一样,他们也都反映269路公交车上小偷很多。但对于在车站喷抢劫,六位司机中有五位都表示媒体报道前他们都未曾听说。有一名司机表示曾经听说,却又说不出具体的时间地点和方式。

  “不可能。”翠峰对此断然否定,“我是一个正常人。正常人走神,推一下就反应过来,不可能像我那样,10多分钟,别人又推又喊都没有一点反应。”

  虽然专家们对于有无迷魂药还存在争议,虽然警方否认存在喷雾迷魂抢劫,并多次公开澄清,但近年来有关喷雾迷魂抢劫的传闻却仍然持续不断。

  归纳这些传闻,其情节大都如下:在大街上被人拍了一下肩(或喷了一口烟),随后就被“迷魂”(迷迷糊糊,丧失意识,任人摆布),乖乖按照人家的吩咐回家拿来,到银行取出钱交给对方,醒来后却啥也不知。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也许和许多人一样,不相信现实中真的存在能在极短时间内让你失去知觉、任人摆布的‘’!”8月29日,翠峰在报道中写道。

  “我肯定当时我是被人喷了‘’。”8月30日,翠峰接受记者采访时再次表示,“如果没有被人喷‘’,不可能那么明目张胆地拿我的手机,我都毫无反应;也不可能,旁边的人对我连推带拉、大喊大叫,我也没有一点感觉。”

  持续不断的传闻,特别是此次广泛传播的媒体记者亲历迷魂抢劫报道,使越来越多的公众渐渐倾向于相信确实存在“喷雾迷魂抢劫”。羊城网友论坛进行的一项网上调查显示,超过1/3的网友现在完全相信存在迷魂药,有两成的网友对此半信半疑。

  “如果真的有那么厉害的迷魂药,那就太恐怖了!”在保险公司工作的吴正清说,“往后谁还敢出门呀,神不知鬼不觉地给你喷一下,你根本没办法防备呀!”

  “到底有没有喷雾‘迷魂药’存在,需要有关部门进行验证。”翠峰表示,“但我亲身经历了迷魂抢劫,也买到了能够把大白鼠毒死的‘药’。这些,让我相信确确实实存在‘迷魂药’。”

  有关报道刊发后,通过网络迅速得到传播,更多人如同翠峰一样,确信这种“拍一拍、喷一下,就能令人意识模糊、任人摆布”的迷魂药真实存在。

  从科学的观点来看,到底存不存在这样的药物?广州医学院学系副主任、广医二院科主任黄焕森表示,“不管从学界还是从临床看,那些所谓让人闻一下就立即失去知觉的‘迷魂药’根本不存在。”

  黄焕森介绍,目前临床所用吸入式药,一般情况下都需要5- 6分钟以上才能致人昏迷,即使是浓度非常高的情况下,也需要两分钟以上时间,而且这一效果的前提是必须在系统回路中(即常说的密封环境)。被的病人一般会出现昏迷症状,无知觉、无活动,呼吸速度会适当减慢。

  对于用“迷魂药”让人失去知觉、继而被问出密码等说法,黄焕森认为更不可能。“目前临床医学界尚无能让人无意识、但有活动的药物。国家对于药物的管制是十分严格的,从医院等各类医疗、医学机构外泄的机会是非常小的。此类药物自制可能性也不大,即使是研究多年的学专家也难以自己配制。”

  “那是传说中的,从学的角度来说,没有一种能够达到这种效果。”李树人说,把吸入型药倒在毛巾上,捂住人的口鼻,能够使人。而这种药,味道往往都很明显,“离身边很远就能闻到刺鼻性气味。”

  李树人表示,那种拍一下就让人迷糊和丧失意识的“迷魂药”,无论是从西医还是中医,无论是从临床医学还是药理学,都不可理解。

  但著名药理学家、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嵇汝运院士却不这样认为。他说,这种药的机理就在于神经,从理论上来说可能存在。

  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曾表示,如果把高浓度类药物制成气溶剂喷于人的脸部,人一旦吸入,完全不排除10秒内被“迷魂”的可能。这也是目前媒体公开报道中,第一位承认真实存在“迷魂药”的专业人士。

  “在现代科学水平上,那是完全可以做得到的。”9月4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卢振和教授仍然坚持这个观点。她说,医学临床上使用的剂必须保证绝对安全,而作为犯罪手法,犯罪分子不会考虑这个问题。他们可能采用一些未经批准的技术和药品来实施这种犯罪。

  对于被喷后出现意识模糊、被人控制,她也表示有的药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临床过程中也有这样的现象表现出来,只是我们没有加以利用”。

  据报道,8月28日,翠峰他们已将该暗访所获“迷魂药”送往广东省药监局检测;9月2日,他们又把留存的“”样本交给广东药学院的药理专家进行试验,尝试鉴定出“”的功效和药性。与此同时,白云警方也在“加强力量对记者提供的‘’进行技术鉴定”。

  相对于专家们的分歧,警方态度一直非常明确:存在通过食物、饮料实施的抢劫;但不存在被人隔空下药迷倒后又被控制意识的“迷魂抢劫”。

  一位干了十几年刑侦工作的老说,“我搞了十几年刑侦,这种案子一般都是当事人贪心造成被骗。”他说,正常情况下基本没有可能在不和罪犯接触的情况下就被“迷倒”。如果是吃了对方给的东西或者喝了对方提供的饮料等,倒是有可能会被。

  他告诉记者,平时他们也接到过一些所谓的“迷魂药”的报案,但经过调查、询问,最后都基本排除了“中了的情况”。

  另一位基层派出所所长也持相同看法,“如果没有涉及利益,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指隔空被迷倒)。”

  广州市队有关负责人则明确表示,使用药物使人昏迷有可能,但是否能让人仅失去意识还能正常行动,还需要检验和核实。但使人意识被他人控制,是不可能的。

  他表示,从1993年开始,广州警方就有规定,凡报案说被人控制意识,就属于编造情节,警方不予立案。对此,警方曾在媒体上公布并告诫市民。

  这位负责人指出,上世纪90年代初,曾有一批香港老人热衷投资,结果上当被骗去钱财,因担心被子女或朋友说愚蠢及责怪,他们就编造说被控制意识。香港警方调查后曾进行披露,香港媒体也曾进行报道。随后珠三角等地也逐渐兴起有关抢劫的传言。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研究生部主任、中国犯罪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王大为教授证实了广州警方的上述说法。他指出,门接过的案子中,不少人被打劫后都称自己被下了,但根据门的侦查,至今没有一例得到查实。王大为教授表示,警方办案过程中,接触过用麻药害人的例子,但类似的药物一般要下到饮料中,与接触才能发挥作用。所谓的被拍一下肩膀、被催眠,之后乖乖取钱送给歹徒,这类方式目前都没有被查实过。(编辑:栾春晖)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在全党开展保持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是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是坚持用“”重要思想武装全党的一个重大举措。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