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用催情药 > 《新民周刊》:催情粉剂折射性保健品市场怪象

《新民周刊》:催情粉剂折射性保健品市场怪象


/ 2020-04-02

  街角那头是孩子们踢球的乐园,那天看见一大群高中生聚在一起神色诡秘,便走上前去,“轰”一声他们马上散了,慌乱中掉下了一小包色彩艳丽的东西,上面赫然印着三个字:“红蜘蛛”。

  这令人联想到曾经热映的二十集电视连续剧《红蜘蛛》,这部片子以纪实手法叙述温州、深圳等沿海城市的10个女性,因“性”而沦落、而犯罪、而走上死囚之路的真实故事,令人警醒和深思。

  最近本刊接到读者举报,这种和电视剧同名的超强力催情“女用粉剂”——“红蜘蛛”已经以旺销的态势出现在一些城市的用品商店,特别是在城乡接合部个别小店的销售状况更不正常。

  据称,这种粉剂“无色无味,可迅速溶于任何饮料、酒类、水中而不被人察觉”,其“功效说明”明为“提醒”实有教唆犯罪之嫌。

  第一个暗访对象锁定在上海徐汇、闵行两区交接路上的一家“性保健”,记者自然是进行“自外而内”的勘察。

  “性保健”单开间的门面,也没个店名,外观是南北一个味的委琐,总是一些粗俗不堪的被夸大的肢体招贴。

  环壁都是玻璃镜子,都是毫不掩饰的货架,架上货物都很直露,仅有的一个女营业员坐着,两眼炯炯,看上去45岁左右,文眉,颧骨红得像被西北风吹肿的渔婆子。

  见我东张西望,她便急切地走上来问:“怎么啦?是你需要还是你太太需要?既然进来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呢……这样吧,如果是你对自己不满意,可以先看看这个,不买也不要紧……”

  她拿出一盒金包装的“男用品”,我接过来粗粗一看,上面印着:吉双卫食字(2000)第692号。产地吉林长春。

  “这就说明它安全可靠!没有副作用!试试看吧,吃了它,你就可以像大闸蟹一样横行霸道”,她说,保证你太太高兴得跳起来!

  “嘿!都50的人了,还不好意思自己来?无非是性冷淡嘛,我保证她马上变得像小姑娘一样!这就叫性科学……”营业员大声嚷了起来,“哗”地从桌下拿出一大捧花花绿绿的包装来,什么“虎嫂”、“豹妹”、“花痴”、“疯姑娘”、“虎妹”、“本能”、“西门惧”……真可谓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包装格调一概是的暴露挑逗猥亵。

  嘿呀,你怎么连大名鼎鼎的西门庆也不知道哇,亏你看上去还长得像个看书的人!“渔婆子”低声笑了起来,并竖起一个大拇指:这西门庆呀是古代一个非常非常厉害的男人!连他都要向这包药讨饶,你想你那朋友的太太以后还会性冷淡吗?

  面对她的亵笑,我倒是坦诚地告诉她,虽然谈性色变的时代早已过去了,但是国内大多数女性一旦面对如此赤裸裸的粗俗以及暗示她“性无能”无疑会不安甚至难堪的。

  那不要紧!她说,早就有更高明的为你准备好了!看吧,每盒85元,一盒8包,每包只合到十来元钱,每次用量是一包……“无色无味隐蔽,只要她喝下去,10分钟内就自动来请你和她一起唱一首《大哥!你好》了……”

  她说着从更深的地方拿出一盒盒包装看似更花花绿绿的东西来——“苍蝇水”、巴黎水、桃花水……当她拿出“红蜘蛛”时,不由得令人眼睛一亮。

  其说明文字是这样写的:超强力催情,10分钟显效。本品为白色晶体状粉末,无色无味,可迅速溶于任何饮料、酒类、水中而不被人察觉,女士饮用后能在数分钟内迅速见效,粉面通红,呼吸急促,气息炽热,目露……

  以下80字不堪入目,而令人注目的是另起一行的“注意事项”:……只供合法夫妇家庭使用,其他不道德行为禁用。

  会、会、会!她一叠连声地说,这东西就这么厉害,我这里最近卖得飞起来,一天要做1千多元!中老年和小赤佬都来买,都是老熟人了,你们两个倒是生面孔……

  “这东西什么电影里见到过”,那男子说,万一有居心不良的用以怎么办?而且,这怎么会是“食字号”的?怎么能到处都有卖呢?

  那可怎么说呢,女营业员开始面露不快:提醒你不好,不提醒你也不好。店里有菜刀卖,有老鼠药卖,又没有叫你买了去杀人……一副强辞夺理的腔调!

  “红蜘蛛”的确行情见好,在以后的调查中,几乎在所有的用品商店里都有它的踪迹,而且果然不出我们所料,在一些食品店里也见到了“二红”——“红蜘蛛”、“红蜻蜓”,因为都是“贵州远江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生产,故而被当作姐妹系列陈列。

  一家名为“精力来食品店”的女营业员还对我介绍说,没有副作用。另一位设摊在上海最大的性保健品市场的营业员也告诉我,前几年是男用“猛药”销得多,近年来不知怎么搞的,女用的开始走俏,在她的店堂里,各种各样的“媚药”五花八门,甚至还有舶来品。说明书有的这样写:“本品的功效成分为达米阿那提取物。‘达米阿那’是生长在墨西哥的一种奇特植物,可迅速溶于任何饮料,无色无味,丝毫不被人察觉,取本品3-5滴溶于水或饮料中给女性服用,可使其意志立即崩溃而投抱送怀……本品有效成分为INVERMA原液,强力催情……”,有的则干脆就是场面的具体描写。

  “有”,她说,“现在就是年轻人买的多,有一次给我逮着了一个,才15岁,谎称25岁,在我追问之下他只得拿出了一张学生证……”

  后来也让他买了,她说,说是不能卖给未成年人,我们也尽量这样做,但是,有时候,你知道……钱也是好东西……

  调查“红蜘蛛”,遇到的营业员几乎每一个都向我们兜售“男用品”,“带一瓶‘九牛’或者‘中国伟哥’吧,否则你会失去平衡的!”

  有专家说,男人性生活的不如意多因“ED性功能障碍”所致,而“伟哥”对治疗“ED”却有奇效。但进口的、10美元左右一粒的“万艾可”又不是普通人能经常消费得起的。于是,记者就能够在性保健品市场看到各种各样的变种“伟哥”。这些变种“伟哥”不仅外形酷似“伟哥”,连名字也很相似,比如“萎哥”、“威哥”、“虎歌”、“威猛王”、“狮哥”等,如同一个个丑陋的“拖油瓶”,长得差不多,成分差不多,毛病也差不多,说到底就是旧时房中术的“房中药”的转世投胎,什么“秃鸡散”、“怒男丸”、“拯雄方”,辗转相抄,大同小异,功效如何,只有天知道!

  几乎所有的产品都夸张地宣传这些假伟哥的神奇功效。但是根据上海市药监部门最近对分布在大街小巷的性保健用品商店所作一次调查,结果令人惊心:在抽样的139个批次的性保健品中,有四分之三违法含有西地那非万艾可成分,含量相当于处方药万艾可的含量。

  媒体曾经大张旗鼓地对之进行过揭露和监督,但是我们发现,假伟哥的分布依然故我,大部分产品的主要成分仍然还是“壮阳中药”加“西地那非”,性医学专家张滨博士一针见血地指出:中药不可能快速见效,如果真是这么快见效的话,肯定是有“伟哥”西地那非的成分。

  问题是中药讲究配伍,讲究药性的“君、臣、佐使、”,是祖国医学几千年研究的结果,如今将“西地那非”像味精一样地普洒滥洒,后果危害怎样,实难预测,那些丁点不懂专业知识营业员只是一个劲地对顾客说,上去以后下不来,就喝凉水!

  我们走进用品商店,往往发现,商店出售的用品多数都印有批文和生产字号,有的还印上执行标准,并注明了生产厂家的地址和电话,也印有生产日期。论包装并不都是粗俗不堪的,乍看上去,好像商店卖的都是正规厂生产的,但再进一步查询后,就发现了很多的问题,不是内外包装不一,就是厂家地址和批准文号的地区对不上号。以“红蜘蛛”为例,尽管包装像模像样,但是一查就露馅,什么“贵阳远江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把电话打烂了也没有这个“高科技产业”,有知情人介绍说,性保健品产品也像音像制品一样,大量存在“盗版”的现象,只要有一家厂家生产出的东西好卖,其他的厂家就会竞相效仿,乱哄哄你今天刚出来“威哥”,其他的厂家的“伟歌”或是“萎哥”明天就上市了,因为研制成本太低了,不就是传统加“西地那非”罢了。问题是偏要巧包装,什么镭射、什么密码,惟恐消费者不入彀。

  性保健品的价格比药品的价格要离谱得多,药品定价还有相关的规定,加上现在医改后药品价格要透明化,药品定价会比较合理,但性保健品却完全不同,它全由生产厂家和经销商自己来定价。知情者反映,性保健品的价格简直是暴利中的暴利,批发市场50元、60元可以买到的器,在一些用品店居然卖到了500元、600元,甚至是700元以上,4元、5元能批发到的“威虎哥”,一走进装潢堂皇的“专卖店”居然能卖到40元、50元一盒,价格翻了10倍,往往是,平日里斤斤计较的男女,一进“专卖店”,明明吃了亏也不敢声张,更不要说理直气壮去投诉。

  你只要深入性保健品市场,就可以发现“一证通行”的伎俩,很多经营者在只办理了工商营业执照的情况下,就可以什么东西都卖。一家用品店,只挂了一张营业执照,执照注明的经营范围是“性保健用品”,但这家店却是包罗万物,只要是和性有关的产品,不管是“保健品”还是“食品”还是“玩具”,就连“玫瑰”内衣都能卖。

  一家“食品经营部”,除了各种方便食品外,所有“食字号”的性保健品都可以经营,因此当我们问她:怎么你连“苍蝇水”、红蜘蛛都卖?回答是,它们不都是口服品吗?至于衣服,既然保健衣可以卖,“健慰器”为什么就不可以卖呢?还有网络,网络销售简直无所不有,不知是谁给他们的特权,甚至什么证也没有,网络上的性用品商场的生意照样做得很红火,据了解,网上用品商城的人多为消费能力较高的白领人群或是成功人士,因为网上用品店卖的东西要贵很多。事实上,网络用品商店在给人们带来种种便利时,也躲进了监管的真空中,调查发现,由于目前有关部门对网络销售监管的不完善,网上商城同时也为一些违规商品的销售提供了广阔的“舞台”,不少违禁药品在网络商城都能找到。因此很多年轻的白领基本不上“老式的”门店溜达,而是上网寻觅,网络销售的性用品可谓无所不包,而且表述语言简直就是“黄网语言”,所谓“未成年人不得入内”的告诫谁都知道是个虚设。

  由“红蜘蛛”引发的调查,越深入就越觉得问题很复杂。性保健品的出现对患者是福音,但它也是双刃剑,销售、使用不当,便危害无穷,这是一个亟待关注和解决的社会问题,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注。记者/胡展奋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