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用催情药 > 专家称能使唤人的“迷魂药”不存在

专家称能使唤人的“迷魂药”不存在


/ 2020-04-02

  一缕轻烟飘过,屋里的人立即沉沉睡去……这种镜头往往出现在武侠题材的小说和电影里。在现实中,有没有这样的迷魂药?会不会出现电影中的情形?近日,在株洲市天元区天伦东路上开店的罗女士就“身体不听使唤”,莫名其妙给了陌生男子5500元,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迷魂药”作祟?

  “当我反应过来后,真的痛不欲生。”上周六,对于罗女士来说是她人生中痛苦的一天,她辛苦赚得的5500元钱被“顾客”骗走。她介绍,当天有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来到她这里,用100块钱买了一包10块钱的槟榔,罗女士找钱给他后,男子以钱太旧为由,一直要求罗女士替换。罗女士称,自己心里是不愿意的,但奇怪身体就是不听使唤,把钱都交给了他,共计5500元。

  昨日上午11点,记者来到了罗女士所经营的小卖部,它位于株洲市天元区天伦东路上,面积不到7平方米。“我怎么会这么傻啊,这可是我半年才赚的钱啊。”罗女士今年59岁,她眼含泪花向记者叙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6月22日上午,她的店铺来了一个年纪30岁左右的男顾客,当时他买了一包价值10块钱的某品牌槟榔。男子递给了罗女士一张100元的钞票,罗女士相应给男子找了1张50元和2张20元的钞票。

  随后,男子以50元的钞票太旧为由,当场要求罗女士换两张20元和一张10元的钞票。“我当时就开始有点烦躁了,10块钱的生意我能赚多少啊,还有这么多的要求。”虽然如此,为了做男子的回头生意,罗女士还是忍了下来。

  找完钱后,男子又再次提出了新的要求:“给我换两张100元的新钞票,要编号上带6的,我要给人打红包。”听到男子的要求后,罗女士又答应了他的要求,于是又从放钱的抽屉里面取出两百给男子。

  “当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是不愿意给他换的,但是身体就是控制不住。”罗女士说,当时男子多次用这样的方式找她换钱,但是她并没有从男子手上收到等额的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子才离开。

  当天晚上,罗女士的爱人张先生来店面“换班”。“这里面应该有12000啊,怎么会少了这么多。”张先生当时说。随后,他和妻子罗女士一起清点了店里的账目,发现少了5500元的现金。

  这时,后知后觉的罗女士才猛然想起了白天发生的事情,并将事情告知了丈夫和儿子。罗女士的家人并没有怪她,只是叮嘱她以后小心点。

  “我是七年前来株洲的,因为儿子在这边安家了。”罗女士说,他们两口子除了这个小卖部并没有的收入,虽然已经过了四天,但面对着5000多元的损失,她依然无法原谅自己。

  本报株洲讯 “这世界上哪有什么迷魂药,直截了当地说,迷魂药就是爱贪小便宜。”月塘派出所民警李鸿辉总结,虽然骗子骗人的手段多种多样且层出不穷,但是还是有一些共同的征兆,可以供市民提前戒备。

  “他们寻找人是随意的,但是定位很精准。”李鸿辉说,一般骗子骗取的人群,都是以中老年为主,尤其是中年妇女,且经济不是特别富裕。

  “比如刚开始的时候,一般都是搭话问路或者是找人,一般都是一些常见的求助问题,不会让人起疑心。”李鸿辉说,这时候骗子会通过你的表情以及热情程度来主动进入下一个话题,“一般你指一个地点,他会表示不认识或者不清楚,请你带他去。”如果你同意了,骗子则会觉得希望很大,“接下来他会有意无意让你看到他在做什么,就是表演给你看,所以骗子一般都是合伙,两三个人。”

  接下来,在设局过程中,一定会有一个支开过程,“要不让你去拿下身份证,要不就是让你等一下,反正一定会有一个支开的过程。”李鸿辉说,一般人觉得自己上当吃了迷魂药,也就是在这个莫名其妙的被“支开”过程,“我怎么会离开呢,我怎么会走呢,我怎么没跟着他们呢?”民警说,这个解释,一般都是受害人已经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得到利益,充分相信对方所致。

  被人拍了一下肩膀之后会完全没了意识,乖乖把钱交出来;喝了陌生人的饮料,连密码都会说出来……在罗女士的经历中,她也说自己的身体似乎不受控制,难道犯罪嫌疑人使用了某种高效“迷魂药”。

  那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这种“拍一拍、喷一下,就能令人意识模糊、任人摆布”的药物?出人意料的是,在询问了民警和科医师之后,记者了解到,所谓的“迷魂药”根本是子虚乌有。

  “应该没有这种能完全控制别人意识的药,不然骗的就不只是这几千块钱了。”听了罗女士的遭遇,株洲市荷塘区月塘派出所的一名廖姓民警称,他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案件,“有的话,也是那种能使人昏迷的药。”

  廖警官猜测,当时也有可能是那名男子通过某种方式骗过了罗女士,罗女士当时没反应过来,事后不好意思说出来,才称是被迷到了。

  “她的这种情况,没有能接触药物的途径。”株洲市中心医院科副主任兼疼痛科主任毛鑫城说,确实有那种让人做完事情之后,完全都不知道的药,但一般是通过静脉注射的方式。能随便使唤人、带有指令性的药是没有的。

  “一般的药是致人昏迷。”毛鑫城解释说,比如通过呼吸系统起作用的一些药,起作用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过现在有一种对小儿使用的药,能在十几秒内让其昏迷,一般情况下也要十分钟之后才能苏醒。”

  “国家为了严格规范药的管理,是严格规定这类药物的生产的,由专门指定的定点厂家生产。”毛鑫城说,即便是在医院里,药的使用也是有严格程序的,“医生必须‘考出’药品的处方权,才有权利开出药处方。”而按照市中心医院的管理办法,现在药都有专人专地进行保管,钥匙由两人分管,“拿药也是很严格的。”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