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用催情药 > “蒙汗药”考

“蒙汗药”考


/ 2020-04-02

  “那妇人那曾去切肉?只虚转一遭,便出来拍手叫道:倒也!倒也!那两个公人只见天旋地转,噤了口,望后扑地便倒。只听得笑道:着了!由你奸似鬼,吃了老娘洗脚水!”这是我国古典小说《水浒》中“母夜叉盂州道卖药酒”里一段扣人心弦的故事。这位自称老娘的,就是绰号“母夜叉”的孙二娘;她沾沾自喜的“洗脚水”,不是别的,正是我们在《水浒》和其他一些古典小说中常常见到的“蒙汗药”。你看,押送武松的那两个鸟公人,吃了孙二娘下了“蒙汗药”的酒,顷刻间便被得死猪一般了。

  遥忆童年,读了《水浒》这段故事,不禁对如此神奇的“洗脚水”,在大为惊叹之余,浮想联翩: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这种药?它是什么药物组成的呢?这一直是我的心头之谜。后来,当我长大,并成了史学工作者后,才知道我当年的心头之谜,实在也是“余生也晚”。原来,古人对“蒙汗药”早就有过怀疑、研究,力图解开其谜底;他们的辛勤劳动,是十分可贵的。

  史籍中对“蒙汗药”一词,早有记载。明中叶郎瑛写道:“小说家尝言:蒙汗药人食之昏腾麻死,后复有药解活,予则以为妄也。昨读周草窗《癸辛杂志》云,回回国有药名押不庐者,土人采之,每以少许磨酒饮人,则通身麻痹而死,至三日少以别药投之即活,御院中亦储之,以备不虞。又《齐东野语》亦载,草乌末同一草食之即死,三日后亦活也。又《桂海虞衡志》载,曼陀罗花,盗采花为末,置人饮食中,即皆醉也。据是,则蒙汗药非妄”。这里,郎瑛虽然未能指出“蒙汗药”到底是何物,但他根据史籍,举出押不庐、草乌末、曼陀罗花三种具有性能的药草,断言“蒙汗药”决非小说家的虚妄之谈,结论弥足珍贵。且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三种药草吧。

  押不庐,李时珍根据《癸辛杂志》,曾予著录:指出这是一种草,的效果,虽“加以刀斧亦不知”。草乌末,顾名思义,是草乌的末。草乌,是当代中药温里药中常用的药物。经化学分析,它含有乌头碱、新乌头碱及次乌头碱等,而乌头碱对的各种神经末梢及中枢有先兴奋后麻痹的作用。明初朱棣等所撰的《普齐方》中,即载有用于的“草乌散”。曼陀罗花,是茄科一年生草本植物,曼陀罗等的花冠,在明代又名风茄儿、山茄子,今天中医的处方用名,称为洋金花、风茄花。这种花为什么叫曼陀罗花呢?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解释说:“《法华经》言:佛说法时,天雨曼陀罗花。曼陀罗,梵言杂色也。”显然,曼陀罗花是从印度传入我国的。但是,系何时传入?有待考证。据我所知,史籍中最早记载曼陀罗花的,似为北宋周师厚在元丰初年写成的《洛阳花木记》。此书在“草花”类中,载有曼陀罗花、千叶曼陀罗花、层台曼陀罗花三种。但并未指出此花的特性。那么,首先记载曼陀罗花具有性能的书,是哪一部呢?前述郎瑛《七修类稿》曾引南宋范成大著《桂海虞衡志》的一段有关记载。但查《古今逸史》《知不足斋丛书》等收录的《桂海虞衡志》,均无此段记载。看来,如果不是郎瑛别有所据,就是他搞错了。成书比《桂海虞衡志》稍晚的史籍,则有明确的记载。如周去非谓:“广西曼陀罗花,遍生原野。大叶百花,结实如茄子,而遍生小刺,乃药人草也。盗贼采乾而末之,以置人饮食,使之醉闷,则挈箧而趋。”这种用曼陀罗花末作麻药,使人食之不省人事,然后窃其财物的行径,堪称开《水浒》中十字坡下张青、孙二娘夫妇所干勾当的先河。由此我们不难断定,令人感到扑朔迷离的“蒙汗药”,原来就是用曼陀罗花制成的。实际上,南宋建炎年间窦材在论及“睡圣散”这一药方时,即已明确记载谓:“人难忍艾火灸痛,服此即昏不知痛,亦不伤人,山茄花(即曼陀罗花)、火麻花(即大麻)共为末,每服三钱,小儿只一钱,一服后即昏睡”。可见至迟在南宋,用曼陀罗花作为药,已普遍应用于外伤等各科。大概也正因为这种麻药十分普及,曼陀罗花的性能人皆知之,而且“遍生原野”,所以绿林豪客们才信手采撷,制成“蒙汗药”,经营他们的特种买卖。

  上述文献记载,已为当代的科学实验所证实。江、浙、沪、藏等地研究中药的大夫,根据《水浒》所载“蒙汗药”的线索,经反复试验,终于发现“蒙汗药”的主要成分,正是曼陀罗花。经分析,它含有莨菪碱、东莨菪碱及少许阿托品。1970年7月8日,江苏省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首次把以曼陀罗花为主药的中药汤剂,成功地应用于临床,实践证明,效果是好的。古老的“蒙汗药”,重放异彩,造福于人类,令人振奋。

  但至此,“蒙汗药”之谜也只能说是解开了一半。因为从《水浒》的描写看来,当张青把两个麻倒的公人扶起后,“孙二娘便调一碗解药来,张青扯住耳朵灌将下去。没半个时辰,两个公人如梦中睡觉的一般,爬将起来”。这种解药,不可谓不灵!那么,这种解药,又是用什么草药制成的呢?可惜史籍上并无明确记载。但是,北宋时期杰出的科学家沈括,在论述中草药不同部位的药性与疗效时,曾说到坐拿“能懵人,食其心则醒”。这就是说,吃了坐拿的叶子能使人昏迷,但吃了它的心,又可以使人苏醒。而据《普齐方》载,在举行骨科手术时,病人服用坐拿草、曼陀罗花各五钱,即不知痛。如此看来,坐拿草与曼陀罗花一样,具有性能。那么,如果服用坐拿草的心,是否对服用曼陀罗花作的人,具有催醒作用呢?谨质疑,并提请医药界研究。搞中药的同志,为了找到曼陀罗花的解药,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并已取得重大成果。1972年,国内已经人工合成了毒扁豆碱,以曼陀罗花为主要成分的中药手术后的病人,“用毒扁豆碱静脉注射,一般经过10分钟左右,就能达到完全清醒。”(《中药的临床应用与探讨》)看来,毒扁豆是当代“蒙汗药”的解药。但是,古代“蒙汗药”的解药是不是毒扁豆?不得而知。听说,医药界曾打算组织有关人员到山东梁山地区民间采访,以搞清《水浒》时代“蒙汗药”的解药。在我看来,即使去了,恐怕也未必能得到什么结果。因为《水浒》毕竟是小说,更何况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梁山地区与《水浒》的关系,实际上并不大。写到这里,不禁想起《广西志》的这一段记载:“曼陀罗人食之则颠闷、软弱,急用水喷面,乃解。”“急用水喷面”,也许不失为古代“蒙汗药”最原始、最土的“解药”吧?

  常言道: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古代某些西方国家,并不懂得药;在施行手术时,为使病人暂时昏迷,只好用棍棒打头,或者放血。对比之下,很早就懂得用曼陀罗花之类作麻药的我国古代先民,生病动手术时,真不啻独享如天之福了。庄子曰:“大盗亦有盗”。就张青、孙二娘辈用“蒙汗药”懵人而论,可谓小“盗”亦有道,被窃者难哭笑。这当然是第一个发现曼陀罗花具有性能者所未曾料及的。

  【陈诚夜读《三义》受蒋介石青睐】陈诚在黄埔军校任特别官佐。有一次,陈诚晚间访友,待到归来,已近天明,但他毫无睡意,乃索性挑灯夜读孙中山更多

  【“”中的张闻天夫妇】“”中有一天,外交部一派半夜跳墙而入,把张闻天及其夫人刘英一起用卡车拉到外交部,先关在一间小屋子里,更多

  2011年2月,《人民日报》刊发了《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的一生纪念同志诞辰90周年》一文,国内外媒体颇为关注。8月,逝世.3周年之际,其骨灰将移往位于山西交城的陵园安放。

  为何选择作为人?或许能从的风雨人生中寻找到答案。作为继之后的中国最高,对于中国历史走向,曾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本刊从不同角度,记述了投身、主政湖南、粉碎“”、晚年生活等经历,特别是全力推动复出的曲折过程。以期尽可能还原一段真实的历史,再现当年的风云变幻

  一个国家,有时候会在惊心动魄的浪潮卷过之后,却好像什么也没有改变;有时候又会在不知不觉之中走出很长一段路程。

  西方人眼中最伟大的中国皇隋文帝杨坚,在《隋书》是却是个“好为小术,不达大体”之人,这是为何?评价隋文帝的做法蕴藏大乱,这又是为何?更多

  三十年间,由于极“左”的影响,尤其在“”时期,这个群体中的成员唯因家庭出身关系,在上遭受不公正对待,甚至备受歧视更多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