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用催情药 > 少女遭后才想起管春药?

少女遭后才想起管春药?


/ 2020-04-03

  大河网讯海南文昌受害少女被下春药遭,至今昏迷不醒。案发后,文昌市有关部门决定对全市的“夫妻用品店”实行停业整顿。(6月19日海南特区报)

  近年来,路边用品店内经销“”的现象,全国各地大中城市几乎普遍存在。用业内人士的说法:这类用(药)品“能假的都假了,不能卖的都在卖——就连有的住宅小区内的小食杂店也在卖。按说,经销性用品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服务,但对这类用品有关部门应该加强监管。像文昌市销售这类能害人的春药,当属禁止和打击之列。然而,出了事,就停业整顿,没出事就放任片流,视而不见,这几乎成为有些部门监管的惯例。如果文昌市这起少女被下春药遭案件没有发生,有关部门能下决心整屯吗?恐怕不会。

  这绝不是空穴来风。据报道,海口市泛滥,而有关部门认为,对于其监管存在着不少困难。其主要说法是,一些的批准文号为“食准字”,这就使得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无力监管。而卫生部门一般只负责检查“食”字号的保健品,这些打着“食”字号招牌的“”根本没有得到国家有关管理部门的批准,因此也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而如果出现产地不明或者夸大其功用效果,又是由工商部门来管理。在这种情况下,导致这些品引发出来的社会问题由谁监管存在一个空白。

  真是天大的笑话!国家设立那么多监管部门,纳税人用血汗钱养着那么多执法人员,竟然没有一个部门能监管“”?难道还要专门设立一个“监管部门”不成?

  众所周知,如果要开一家正规的性保健品商店,首先必须到工商管理部门办理许可证;如果该店同时还想经销、避孕药等,则须向计划生育管理部门申请避孕药具经营许可证;如果它还想经销调节性功能的药品,就须向药监部门申请药品经营许可证。这就是说,工商、计生、药监等部门都对性保健品商店负有监管责任。现在的问题,不是不需要监管,而是几乎没人监管。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国家从来没有批准过“食准字”产品,但事实上,像“伟姐”(私自取名)等春药就属于调节性功能的产品,却在一些性用品店里却能见到,而且有好多种。固然,药监部门监管“药准字”药品,“食准字”不需特殊管理,可现实中出现了“食准字”产品,其作用类似药品,说明“食准字”的东西用了违禁药品的名字,还不该管么?药监部门就是保障药品(合法的非法的真药假药都包括)在正常的渠道正常的流通。“食准字”的东西打着药品的旗号而且是非法药品,药监还不管么?难道药监部门就不应该管吗?把执法的界限仅限于查验是否准字号上,这是不是机械式执法?

  退一步说,如果药监部门不管,那么,工商部门没理由不管吧?因为,经营者是哪个部门发的证就由哪个部门监管。你工商发证就是有义务去管理,他经营的品类你们都没批准怎么还不管?其实,有几大类商品,如类的,只要工商部门真管起来的话,即使其他部门不管,问题也解决了,因为这类性用品的广告牌宣传得特露骨、特夸张,就在工商管理人员眼皮底下,可就是没人过问。另外,据警方人士透露,在娱乐城发生的案中,“”往往充当了重要角色。同时,这类东西对未成年的青少年有神秘的力,也是潜在犯罪的条件之一,门也应该配合进行监管。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